真相是假

一个人究竟有多爱你?

我从没想过,

但它就是突然的

涌现在了我的脑海里。

 

他可以在你在他面前的时候

粘着你、保护你、注视你……

她可以在你不在她身边的时侯

想念你、拥护你、等候你……

 

所以爱是什么,

我想,

我只能告诉你,

很模糊…...

 

模糊到陆地相互远离,

模糊到天有不测风雨。

模糊到生物为其丧命,

模糊到人类不曾分清。

 

同种的、异种的,

同性的、异性的,

同地的、异地的,

同龄的、跨龄的。

 

或许是恨,

让我们相识;

但一定是爱,

让我们相知。

 

所以一个人可以有多爱你,

他能从模糊中清晰自我,

她能从同异中撇开世俗,

它能跨过那道恨……

 

去明晰你,

去保护你,

去了解你,

去爱你……

没有人吃熊佛的吗?
今天看完国家德比,
最后给了熊佛好几个镜头,
大熊就看着老佛爷,
老佛爷还无奈的抖了抖肩。
感觉好有爱,
想吃。
『感觉自己是疯了,为什么对两个老大爷想入非非?』
ㄟ(▔ ,▔)ㄏ

hhhh

大家有人看过福尔摩斯秘史吗?

里面夏洛克可是“承认”了和华生的关系啊!

(虽然好像是为了应付那个女演员)

笑死我了hhhhhh

华生还和一堆俄罗斯女人还有gay伴跳四小天鹅

hhhhhhhh

只是爱你❤️
无言
一路支持❤️
无悔

LOFTER大法守护提气
!!!!!!!!

芬兰是个环境十分优美的地方
但是这一天下来我不记得任何优美的景色
或许上帝为了平衡这美丽的风景才创造了芬兰人
那一句句带有侮辱性的话语
“hei,China, come on”
什么意思?
着实令人恶心

宣传一下我们家逗比浩哥❤
没错
他就是猎毒人里的赵毅
火凤凰里的黑猫
利刃出鞘里的龚箭
❤❤❤❤❤
终于找到机会宣传一下我们家浩哥了❤

猎毒人刚开播感觉不错
有没有站我曹粑粑和浩哥的cp
靠,一看就很带感
浩哥一直喊和伟粑粑老板
和伟粑粑一脸攻气有木有
【此人已疯】

这个捏脸真的是甜炸了!

[all炅]夜记梦

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,短短续续的,有的时候真的写不下去了。不知道是谁的视角,反正是一个让我很心碎的故事。大家凑活看看吧,希望你们能喜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这已经是《向往的生活》第五季了。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。正如你所说的,我们之间的关系,如巨星与粉丝一样,你是巨星,我是粉丝。我们拥抱,不,准确地说,是我拥抱着你,贪婪地汲取你身上的温度。

 

你真是一点都没有变,还是那么温暖,那么爱笑,甚至连皱纹都没有变,和我记忆中的一模一样。你那么热情,紧忙将我的行李搬进蘑菇屋里,我拗不过你,只好跟在你后边。你弯着腰,身躯在我的眼里小小的。

 

你忽然回过头来,我的眼睛却没来得及从你身上离开,对视了一两秒,我才突然反应过来,像个犯了错的小孩立定站好。你又笑了,那笑容在你脸上,仿佛春风拂过河畔两岸,吹进我的心里。“不要那么紧张,把这就当自己家,我们都是一家人。”自己家吗?可我想住你心里。

 

“唉,黄老师,有客人来了,小於,就是他点的小炒肉。”可是你知道吗,我点小炒肉是因为你最喜欢吃。这时我才想起来还没有和黄老师打招呼,于是我大步走进厨房,黄老师也放下了饭勺,我毕恭毕敬地弯下腰和黄老师握了个手。“小於,我记得你,咱们还在一起拍过戏呢!”与黄老师当年的几面之缘,没料想黄老师竟然能记得自己,可这在我心中却升起了一丝隐隐的不安。

 

依旧是照例先干活,我和同行的伙伴机会揽下了所有的农活,一方面是不忍心看到你累着,看着你之前直不起腰的样子,我就心头一紧:另一方面,我也在躲着你,毕竟一个在电视里看了二十多年的人突然就在你面前了,我还没想好怎么去面对,再说了,换做谁也一下适应不了。

 

我终于撂下了手中的石墨,把磨好的面粉收进袋子里,一切终于结束了。你拿着一条毛巾,小跑着过来,“真好,太乖了,太厉害了。”你踮起脚尖替我擦了擦汗,然后把毛巾挂在了我的脖子上。我听着你的赞美,心中美滋滋的。这时,黄老师端着小炒肉从屋子里走了出来,“嗯,真不错,太能干了,”他把菜放到了茅屋顶下的方桌上,回过身来,抹了一把鼻子,“这样,导演组,我们商量一下,我们用大华换小於行不行。”“又吓唬大华,”你一掌拍在黄老师的身上,“大华多好啊,我不同意。”我在一旁笑眼看着这延续了五年的玩笑,心里却酸酸的,多希望你能答应黄老师啊,这样我就能天陪在你身边了。

 

晚饭很丰盛,大部分都是黄老师做的,还有你临时加餐的一盘蛋炒饭。我抱着碗里的蛋炒饭几乎没有撒手,而那一盘小炒肉也几乎都到了你的嘴里。突然,你抬起手,摸了摸我的后脑勺,我受宠若惊地抬起头,对上了你那眼睛里地温柔与慈祥,你学着黄老师挑了挑眉,“真好,还是年轻啊,就是不知道累。唉,你有女朋友了吗?”“我,我吗?还没。”我说的磕磕绊绊,一旁的黄老师却接了下去:“我跟你说小於,这个人身大事还是得趁早……”我没继续说下去,只是拿起了杯上的酒一口闷了下去。“黄老师说的没错啊,这男孩子就是要早结婚早生子,尤其是做演员的,更是要早,越往后就越没时间了。”你又给我满上了一杯,和黄老师碰了一杯,又一口闷了下去。我没再说些什么,只是点点头,陪着你个酒鬼喝到结束。

 

晚餐结束,我站起身来,只觉得眼前醉乎乎的,喝了不少啤酒加白酒,可年轻的身体也经不起这么造。这季的蘑菇屋有个小阳台,我走进阳台,打开窗子,任由晚风经过那小小的窗口吹在我的脸上,清爽中带着一丝凉意,这种感觉,不言而喻。突然这股清风从我面前消失了。我睁开眼,你从我身后已经将窗子关上。“别这么吹,遭殃的是自己的身体。”你从屋中搬进一把木椅,坐在我身后靠墙的位置。我回过身,对上你那注视着我的眼神,相顾无言,我慢慢走过去,蹲下身来。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近,直到我的唇贴上了你的唇,你的唇凉凉的,透着一丝甜意,我闭上眼,静静的享受这一刻,静得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。不知过多久,那四瓣唇才依依不舍地分开,睁开眼睛,你什么都没说,只是我们俩的手依旧紧紧拉在一起,就这样过了很久很久,久到没有注意门口的目光。

 

第二天晚上,我们依旧是这样:依旧亲吻、依旧牵手、依旧过了很久很久……

 

到了离别那天的早上,我与你一起和黄老师出去为下以为客人采购。我们并排走着,我却不敢靠近,黄老师像护食一样将你拢在身边。我远远观望着,你默默将黄老师的胳膊抬起来,然后把自己纤细的手臂挽进他的臂弯,紧紧地依在他的身上,好像在无声的宣誓着些什么。我懂了,默默低下了头,却渐渐靠近了你。不再畏惧黄老师的眼神,我们现在的关系令这个距离不再让我紧张。

 

离别时,你还是与往常一样,和即将离别的嘉宾拥抱,我将之前与你索取的悉数还给了你,你的温度、你的味道。我仍旧与黄老师握手,就仿佛来时的那样,仿佛这几天如同空白一样。

 

我们分开了,再也没相见,你们却再也没分离。我本以为无论什么都粉刷不去那三天的记忆,可我现在却在质疑自己那是不是一场梦。梦里的你,属于我;梦外的你,属于他。

 

人醒,梦碎……